嘎玛仁波切: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2017年03月20日 11:31  昌列寺  收藏本文     
尘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尘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学佛的人,如果连世间的福报都没有,怎么修行?我们在康定塔公跟着师父学习时,有一些经济条件比较差的师兄,经常因为没饭吃要去托钵,浪费了很多时间,课程也跟不上。

  后来师父就让我们把食物彼此分享,大家都不饿肚子就可以了。虽然也是吃不饱的,但至少可以节省很多时间用来修行,不必再到处托钵。

  修行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成功的,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我们在塔公学习时,冬天的草原零下三十多度,因为没钱买油点灯,凌晨三四点爬起来追着月光背经书。

  棉衣上的呼气都冻成冰块,不到两个小时,鼻子、耳朵都冻到没有知觉。天亮时,身上羊皮袄的毛和冰雪都冻在一起了。从九岁当小喇嘛开始,一直到二十五岁佛学院毕业,都是如此。

  当时只有师父手中有一本书,所以大家上课都非常用心听、认真背,下课后借师父的书来抄,否则没有书本可以用。我们学《入菩萨行论》,也是师兄弟一起凑了钱,向一位闭关的老喇嘛买来的,大家拼命轮流抄写,笔记一本本堆得很高。

  那时的苦行熬过来以后,我们这些师兄弟都是现在藏区有名的僧人了。

文章关键词: 托钵 塔公 苦行 昌列寺 嘎玛仁波切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