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钦巴尊者传记

2013年07月02日 14:32  新浪佛学 微博

  龙钦巴尊者传记

  龙钦巴尊者,通常被尊称为继莲花生大士之后的“第二佛”,是宁玛派的法王,深受所有西藏佛教四大宗派的尊崇。宗喀巴大师、萨迦班智达和龙钦巴尊者,以西藏的文殊师利应化身住世度生,而名闻遐迩。他们皆是文殊师利身语意的化身。由于他们在显密经典方面的博学多闻和无上智慧,他们是西藏悠久宗教历史上最杰出的大师,特别是龙钦巴尊者,实际上已是证悟了普贤王如来的法身,可是为了救度所有的众生,而应化于世。预言说,著名的印度无垢友大师(贝玛密扎)与寂天大师,每隔百余年就在西藏应化一次,龙钦巴尊者,即是这二位大师所应化。

  从第八世纪佛教密宗从印度传入西藏迄今这段历史中,龙钦巴尊者的生平和著述,就像一面三棱镜,聚集他学得的教法,并且为了利益我们,对于艰深难懂的心要,加以阐扬。

  龙钦巴尊者在西藏佛教历史上之所以能成为一个重要人物,并不只是由于他独特而宝贵的教法,他的著作灿烂夺目,集各派大成,包罗万象。诚如巴楚俄坚吉美却吉旺波仁波切在著作中所指出的:“他的著作涵盖而且超越中观和般若、觉宇派和希解派(痛苦与挫折的止息)、大手印和大圆满的精要。”虽然用我们人类的语言,无法详述这位尊者的性德,但是我们希望这份龙钦巴尊者的生平和教法的简单介绍,能带给有志修学西藏佛法的人,尤其是宁玛派的同道,有所启示。

  龙钦巴尊者的家族是住在西藏北部优如扎高地,一个叫做燕剎的村庄。他的祖父拉松长者,住世一0五岁,是西藏七位最早出家(及七觉士),也是莲花生大士二十五位大弟子之一的杰哇确央第二十五代孙。据说拉松长者已修成“甘露药精取法”,能吸取非常微薄的养分维持生命。龙钦巴尊者的父亲滇松阿阇黎,是一位精通五明的学者和成就密咒的瑜珈行者。尊者的母亲忠沙索南 江是阿底峡大师嫡传弟子忠敦巴的孙女。尊者将诞生时,他的母亲梦见一只大狮子,额头出现日月,照耀三界,而后融入她的身体。藏历第五个饶迥戊申土猴年二月十日,即一三0八年三月三日星期天,尊者降生,相好庄严,有天人为之沐浴等瑞象,一如释迦牟尼佛。宁玛派的大护法解玛谛现身,捧起尊者,发誓要保护这位小佛陀,在把尊者交还给母亲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尊者自小,即能忆念前生,并充满虔诚、慈悲与智慧。五岁时,即开始学习读诵书写的启蒙教育,尊者的父亲教导他医药、星象及其它科学,并且传授他许多法,包括八大黑鲁嘎、普巴和愤怒、寂静连师的灌顶口诀。

  龙钦巴尊者幼年,聪颖过人,成就可期。例如,九岁时读诵二万颂和八千颂的般若经数百次,就能铭记在心,并彻底领会经意。

  十二岁时进入莲花生大师兴建的西藏第一座寺院桑耶寺修学,从著名的堪布桑主仁钦和阿阇黎贡噶伟瑟出家,研习佛法戒律,法名“罗哲楚诚”。

  到十四岁时,尊者熟习戒律典籍,通过辩论和许多学者的考试。在十六岁时,尊者开始和萨龙仁波切、扎西仁钦、旺耶和其它老师修学,获得许多密宗教法和灌顶,包括宁玛(旧)派、萨玛(新)派和希解派。

  十九岁时,尊者离开桑耶寺,并获许在附近的俄列必谢饶所创建的桑朴乃托学院参学。在当时这个学院是西藏最著名的学府,尤以因明学著称。尊者在这里正式接受林陀寺第十五任住持詹衮巴和第十六任住持大学者喇让巴却佩嘉称的教导。尊者和他们在一起花了六年的时间,深入研究“慈氏五论”、陈那和法称的因明典籍、中观和般若经典。

  尊者也和著名的译师罗哲尊丹,研究“三昧王经”和其它“五深妙法经”及“心经广论”,并且学习梵文、修辞和其它艺术。

  虽然龙钦巴尊者的研究,极为广博深入,却没有忽略修行。在这几年里,尊者非常精进的修持和圆满地观相文殊、不动佛、妙音佛母和白金刚亥母。由于专修妙音佛母,妙音佛母曾经现身,使尊者坐在她的手掌之上,并连续七天展现须弥山和四大部洲。从此之后,尊者获得无碍智慧,并且得到无碍辩才。对于一切经教和五明处等学问,无不通达无碍,而以“桑耶隆芒巴”或“龙钦冉江”(大圆满遍知)而闻名。

  二十岁时,龙钦巴尊者接受许多宁玛派上师的密宗教法,这些上师有宣卢敦珠、宣卢杰波和纽挺玛哇桑杰竹巴。像尊者早年在桑耶寺一样,其高等的修学并不限于宁玛派的教法。尊者也从第三世噶玛巴让扬多杰学得许多噶举派教法,从瞻巴索南甲称等上师处学得所有深奥的萨迦派教法,从玛受甘森的传承上师孙赛仁波切学得所有希解派和觉宇派的教法,以及从轩卢多杰和其它上师学得许多噶当派的教法。

  简而言之,在这十年之内,龙钦巴尊者学得当时所有各宗派最重要传承的教法,使他成为最有学问、最具辩才的著作家和教授师,而被称为“语自在”。

  二十八岁时,龙钦巴尊者决定退隐,以便修持他所学过的教法。虽然寺院职事多方挽留,尊者仍毅然离开桑耶寺,云游各地。尊者在杰梅究一个洞窟中修定五个月,面见度母,度母应允尽一切力量协助尊者。在闭关的这一年中,龙钦巴尊者深入禅定一段颇长的时间,使他足以接受最高深的大圆满教法。

  翌年春天,龙钦巴尊者回到桑耶寺,在这里尊者获悉伟大的上师咕玛拉扎,正在坚的上雅隆谷附近。龙钦巴尊者就前去参访他,看到上师周围围绕着七十多位弟子。在前一天晚上,咕玛拉扎上师梦到许多鸟飞来,衔着上师经书书页,向各个方向飞去。根据这个梦,上师知道持续他传承的弟子就要来了,所以满心欢喜。可是龙钦巴尊者不想停留,因为他没钱供养修学。然而这位上师传话给他,不用担心金钱供养的问题。

  虽然龙钦巴尊者和咕玛拉扎上师修学的这段期间困难重重,尊者没有钱、食不饱、穿不暖,但是很有收获。第一年他得到“大圆满心要”的教法和灌顶。第二年,接受更高的灌顶和三种大圆满教法。咕玛拉扎上师把他所有的知识传授给尊者,就像从一个瓶子倒入另一个瓶子,使尊者成为上师的代理人。

  三十一岁时,龙钦巴尊者离开他的根本上师,开始长期云游各地,从事修持和教导来自四面八方的弟子。第一年,在尼朴修赛的地方,首先把他的心要传给一些弟子,同时从他的弟子伟瑟果恰获得“空行心要”典籍。

  翌年,龙钦巴尊者前往钦扑日摩检修定和教导八位男女弟子。

  在这段期间,据说尊者见到许多空行母,特别是金刚亥母和玉准玛,并在冈日拖噶,以“空行精义”(空行心中心)阐释空行心要。龙钦巴尊者也多次见到莲师的各种化身,其中有一次莲师赐名吉美伟瑟(无垢光之意)。另一次,尊者一连六天见到依喜措嘉(智海王佛母),她传授给尊者许多教法,特别是详尽的解说“空行心要”,并赐给尊者多杰喜极(无畏金刚或威光金刚)的名号。

  在见到无垢友大师的时候,大师嘱咐他把“无垢心要”的教法传授给弟子轩卢多杰(咕玛拉扎上师的化身),并重修邬咕峡寺院。当尊者完成重修寺院,整修释迦牟尼佛、弥勒佛和十六罗汉的圣像时,弥勒佛指着尊者,并授记说:“你将往生莲花藏净土成佛,佛号须弥山灯幢佛”。

  龙钦巴尊者成年后,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修行和教导成千上万参访他的弟子。在这期间,他兴建或重修很多地方的寺院,包括桑耶钦扑、拉仁扎、扎扑、修赛和冈日拖噶等地。冈日拖噶是尊者最喜爱的闭关地点,并且也在这里写了许多书。

  龙钦巴尊者也去过不丹,在不丹他吸引了很多学生,改革僧伽制度,并且兴建了塔巴林寺,至今仍然香火鼎盛。

  尊者也去过拉萨多次,第一次去大昭寺时,从觉俄仁波切(即释迦牟尼佛)的前额放出一道光,进入尊者的前额,使尊者忆起过去多生是印度和中亚的一位学者。

  另一次去拉萨时,龙钦巴尊者在城市和小昭寺的平地敷设法座,向成千上万欢迎尊者的人,广宣佛法,从“发心”开始教授。许多富有盛名的学者围绕着尊者请教法益,深深的感受到尊者广博的学问和透彻的体悟,而尊称他为“贡钦卓杰”(遍智法王或一切智法王)。

  还有一次,在参访大昭寺时,从佛像中射出一道金光,并在佛像头顶上出现许多佛菩萨,力劝和授权尊者著作许多著述。这些“秘密心法”包括“七宝藏论”、“三休息”、“三自在解脱”、“三黎明”、“三种心要”及“心中心三部曲”。

  尊者晚年遭受到一连串不幸事件的打击,而流亡不丹,在那里住了好几年。其原因是止贡派的领袖--贡噶仁钦和了卫藏之王大司徒降曲将参发生冲突。早些时,贡噶仁钦曾寻访到龙钦巴尊者,而成为尊者的施主。从这一点,大司徒认为在这件政治纷争中,尊者是保护贡噶仁钦这一边的。因此,龙钦巴尊者被迫流亡到不丹,驻锡于塔巴林寺。后来,尊者有些其它施主,如上卫的贵族司徒释迦桑布和雅卓的多杰将参等说服国王,允许尊者回来。

  龙钦巴尊者的晚年,大部分的时间是在他冈日拖噶地区所兴建的寺院中度过。有许多将持续尊者法脉的弟子随侍左右。

  公元一三六三年,尊者五十六岁,预知时至,告诉弟子们:“长久以来,我深深了解六道的真相,所以对我而言,世法是不值得追求的。如今我准备脱离我这个无常的躯壳。我将只宣说那些真正有用的教法。是故,你们要好好地听。”在这最后的一年,尊者对亲近的弟子传授无上甚深的教法,坚固地建立他的法脉,就像水从善上分流而下。

  这一年年关将届,尊者再度参访桑耶寺和雅玛寺,向成千上万的人公开宣讲佛法。最后,尊者到山林幽静的钦扑地方,他说:“这个地方可以说如印度的尸陀林,死于此地远比活在他处快乐。所以,我将把这个用坏的肉体丢在这里。”然后,尊者仍继续传授佛法。经弟子苦苦哀求才休息,尊者因他未能完成此次教导而表遗憾。

  藏历十二月十六日,在修完勇父空行大荟供之后,龙钦巴尊者对与会的弟子做了最后的开示:“广言之,世法一文不值,唯有追求佛法才有价值。细言之,要精进修‘观’和‘超越次第入根本定’。如果有什么地方不了解,可以研究和深入思惟‘喇嘛仰谛’(上师心體),这本书如同满愿的珍宝。如此,你们就会脱离痛苦,而证得法性空的境界。”

  藏历水兔年十二月十八日,即公元一三六四年一月二十四日,龙钦巴尊者在弟子的围绕下,以法身坐姿,离开他的肉体,而安住于根本法性中。据说当时,大地曾经震动数次,并发生许多不可思议的瑞象。尊者的相貌栩栩如生,其法体在彩虹下维持二十五日不坏,且花朵如雨而降。季节改变了,在藏历十二月和一月之间大地却温暖得使冰雪融化,花木复苏。尊者的遗体在出殡时,大地一再震动,并可听到大音声七次。火化时,尊者的身口意合并成为三股金刚杵,并留下眼、舌、心舍利。还得到五大块骨舍利,显示尊者已经完全证得五佛的纯净智慧。另外的许多小舍利,也再滋生成千上万的舍利子。所有这些圣物被珍藏在黄金佛像中,供众顶礼膜拜,广植福田,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间,才受毁,庆辛的是昌列寺因而得到了大师的骨舍利泥塔一尊。

  龙钦巴尊者的教法经由许多传承而长住于世,并透过吉美林巴来弘扬他的心要法们。因此,即使到了今天,尊者圆寂后已有六百四九年,他的教法在全世界许多地方,因巴珠仁波切的的弘传而广受奉行。巴珠仁波切说:“如果你是这位遍智法王的弟子,则不可违背他的教法。你把自己献身于龙钦巴尊者的教法,如果你发愿终身奉持,这就够了。因为毕竟没有其它更值得信赖了,这样就能使你现世安乐,未来將可成佛。”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给本文挑错 电话:4006900000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