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土登曲吉扎巴上师传

2013年07月02日 14:42  新浪佛学 微博

  尊敬的土登曲吉扎巴上师传

  尊敬的上师

  我们

  日夜思念

  您慈祥的笑容

  那是您

  洒下的温暖

  如同阳光

  不断加持着我们

  使我们

  不畏饥寒恐惧

  我们深知

  那是您慈悲的展现。

  愿

  生生世世

  您与我们同在;

  愿

  菩提心

  日日增上圆满

  愿

  跟随您的莲花足

  证得心性

  愿

  所有有情众生

  不再生死流转。

  恭敬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及一切诸佛菩萨

  恭敬顶礼甚深智慧之光佛法

  恭敬顶礼土登曲吉扎巴及诸上师

尊贵的堪钦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尊贵的堪钦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

  藏历第十五饶廻火龙年(公元1916年)6月10日,伴随诸种奇异征兆,上师土登·曲吉扎巴降生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塔公乡古龙村,父亲名颇德格勒,母亲名扎若多吉桑莫。

  在那吉祥时刻,天空中白缎般的云彩降落到母亲居住的室中,家中的铜锅自动注满水并变成牛奶。当地著名的“白利七湖七山”神山圣湖之一的喜格玛湖中,七条玉龙同时腾飞空中,天空布满彩虹并盘结成穹窿宝帐。

  上师幼年时行为举止就迥异于其他小孩,一见到佛像,佛经,佛塔和僧人就非常的高兴,并常做建立佛塔,静坐,讲经传法等小游戏。小时候上师常去尼科隆巴山沟放牧,一次他眼中的一片山崖由五部大论等经典堆积而成。他告诉伙伴:“这是俱舍论,这是中观论,这是般若学,这是戒律论……”。但伙伴们根本不理解,多年后上师还常带弟子到那个山崖朝礼。

  一次,当喇嘛多吉次仁向众生说起听讲《中观论》教法的情形时,一听到“中观”这个词,上师的热泪就不由自主夺眶而出,心底生起无比信仰和厌离心。但大家都不知他为何流泪,有人还嘲笑:“看这个小僧人,他怎么无缘无故哭起来了?”

  很小时,上师就被八朗寺大管事巴卧尼玛俄色和小管事仁增居美认定为察涅喇嘛喜绕转世。康东活佛居美多吉也认定他是大德喜绕美拔转世,扎喀寺喇嘛根桑也认定他为木雅·根桑索南土登·曲吉扎巴转世。

  许多大成就者都说,上师是释迦牟尼佛十六位大弟子之一巴沽拉尊者的转世。释迦牟尼佛在涅槃前,选定了十六位弟子,要求他们不入涅槃,留在娑婆世界宏扬佛法,护持正教,广度众生,直到未来佛出世。巴沽拉尊者其中之一化身就是全西藏都尊崇的大成就者噶细哇·日比桑格,也是木雅地区历史上五位大学者之一,而上师正是噶细哇·日比桑格的第三代转世。

  上师曾说:“木雅五位大学者之一的噶细哇·日比桑格将在下部木雅地区转生十三次,以比丘身份利益佛法和众生,他的第二代转世是木雅·根桑索南。”上师曾对木雅·根桑索南的《入行论大疏》作过三十多次讲解,并常讲起他的故事。这部《入行论大疏》在藏地众多相关论著中首屈一指,仅解释第九品,就有两部专门的论著。这些都似乎证明上师是噶细哇·日比桑格的第三代转世,大家也公认他是木雅·根桑索南的转世,但上师本人从不承认。

  七岁,上师由木雅·根桑索南的近侍喇嘛阿贝迎请到比诺日楚布寺,献上木雅·根桑索南使用过的经典和法器,并教他读写藏文。

  十岁,上师由扎喀寺僧人霍尔·喇嘛阿秋提供生活所需,出家为僧。

  十三岁,朵仁波切到扎喀寺讲解《普贤上师言教》和《智慧上师言教》,上师学习后即向母亲和伙伴们复述内容,使众人大为赞叹。由于对朵仁波切非常敬仰,常专心祈祷,一天,上师居室的墙壁上清楚显现出朵仁波切头戴学者帽的形象。

  十五岁,上师在木雅喀寺多吉次仁坐下受三昧耶戒,法名土登扎巴俄色。

  十八岁,上师在宁玛派大寺院佐钦寺和雪谦寺,依止第五世佐钦法王土登曲吉多吉以及土登年扎,阿旺罗布等,听受《入行论》等诸多教法,接受灌顶。护法孜玛尔化现为僧人跟随上师到了佐钦寺,许多弟子都目睹这位护法常随上师左右。

  此后十六年间,上师先后依止晋美雍登贡布,白玛特曲洛丹,白玛次旺,意希达杰,六世佐钦法王晋美绎曲多吉,珠巴活佛曲央让卓,贡珠活佛白玛智美等大德,以坚韧的毅力克服重重困难,学习了俱舍论,中观论,因明论,般若学,大圆满等浩如烟海的显密经典和教法,接受了旧密法三仪轨等密续各部四灌顶并如法修持。严守密宗法誓,最终成为持金刚尊者,同时因学识渊博,精通教证,上师成为佐钦寺的大堪布,被佐钦寺授予“护北门班智达(学者)”的称号,并以“木雅曲扎”之美名被宁玛巴三大根本道场佐钦寺,白玉寺,噶陀寺的学者们广为赞誉。

  二十岁,上师在阿吾拉贡白玛特曲洛丹,土登年扎,白玛才旺,晋美雍登贡布等座下接受了具足戒,法名土登·曲吉扎巴。在晋美雍登贡布座下接受了无著菩萨传承的广行派菩萨戒,在阿旺罗布座下接受了龙树菩萨所传深观派菩萨戒,又在第五世法王土登曲吉多吉,雪谦寺法王雪谦贡珠·白玛智美,阿吾拉贡等上师处接受了众多密乘灌顶和大圆满传承。

  1948年,上师被科罗洞寺活佛居美多吉迎请到科罗洞寺。上师在这里创办了佛学院,给一百多名僧人传授了沙弥戒和比丘戒,建立了结夏安居制,讲经传法指导修行,培育了一大批僧才。

  1954年,上师应邀到壳它仓仓寺举行法会。此后,又于1956年、1992年、1997年先后几次到壳它仓仓寺传法,授戒,开光,建立结夏安居制,并捐赠钱财帮助维修寺院。还为阿坝地区则塔南措寺,多钦寺,加喀寺,觉若苏尔寺,噶康多噶寺等寺院恢复或新建结夏安居制,传戒授法,捐赠钱财修复寺院。

  1959年,上师被先后关押在道孚及康定监狱,狱中他仍然讲法,并向三宝和本尊尊胜度母祈祷。一晚梦见尊胜度母结成手印的右指尖上有一“丹tam”字,然后变成“嗡Am”字,而后又变为阿拉伯数字“7”。上师不理解,不断地祈请,度母随即念了一道偈颂为上师授记:“当猴年猴月出现时,佛法将开始传播,到过了二十八年时,教法将死灰复燃。”

  其后遣返塔公乡的十多年,上师在干家活的同时仍悄悄坚持修行,并写了《文殊菩萨真实名经注释》,《大般若经注释》等著作。当时土登尼玛活佛也在塔公乡,他悄悄到上师住处共同探讨显密经论。后来,土登尼玛活佛多次赞扬上师:“现代,在雪域藏区,没有人比他更精通佛学。而且他是一个远离世间八法的清净僧人”。而上师也认为土登尼玛活佛是吉美林巴转世,是佛陀真实智慧的化现,常为活佛举行祈祷长寿的仪轨法事。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给本文挑错 电话:4006900000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