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雨普润时请不要躲避

2017年10月11日 08:46  新浪佛学  收藏本文     
松赞林寺松赞林寺

  文/白木

  一直就知道滇西有座规模恢弘的黄教寺院叫噶丹·松赞林寺,这是清朝康熙皇帝和五世达赖所敕建的藏区十三林之一,素有小布达拉宫之称。苦于无缘朝拜,那年正好在丽江便决定前往香格里拉,不为别的,就为转一转松赞林寺。

  香格里拉旧时叫中甸,藏语称“建塘”相传与巴塘、理塘为藏王三个儿子的封地。后因上世纪三十年代西方人詹姆斯·希尔顿小说《消失的地平线》在西方文坛与影坛所取得的成功以及引发的轰动而改名为香格里拉,英译“Shangri-La”,为人们苦苦寻找的圣地与世外桃源之意。到现在,但凡说出香格里拉,世人皆知这个圣洁的净土之地。

  下了公交车,走过一段山路,到松赞林寺门口时,已过暮色,售票的藏族汉子以为我是来找哪个喇嘛,让我直接进去。初眼望去松赞林寺依山而建,与汉地寺院在布局上有着相当大的差异,既没有山门,也没有天王殿,这座康熙年间所建的寺院,此时正在修葺。空地上有序地堆满着一根根巨大的树干,也有加工的条方与檩子,这跟小时候老家建房子一样,少有钢筋水泥,全是木料石料与砖瓦。

  沿着土黄色的老房子上坡,这个通往大殿的斜坡全是石头所垒,两旁常年经风吹雨淋日晒的房子是典型藏族建筑,看上去方方正正,外表略显得破败,有的房子墙上甚至还有裂痕,我知道,这是喇嘛们用来居住的地方,在汉地叫“僧寮”,冬暖夏凉。修行的人不会在意这些,佛陀时代大迦叶尊者素来是露天静坐、冢间观尸、树下补衣,苦修头陀行。尤其是藏区,本来就有在山洞与雪山苦修的传统,莲花生、阿底峡、宗喀巴、八思巴、玛尔巴、米拉日巴……这些大成就者,无一不经过种种磨难,安身仅仅是最细微的一部分而已。

  由于快近天黑,整个寺院无人,显得更为寂静,似乎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印在台阶上,一点点往高空中走。我不敢走得太快,不敢用力走,生怕惊扰这里的历代护法神以及祖师大德,也不敢惊动这寺院里的任何神灵与生物。在藏区,任何山石土木树花草都通灵似的与佛教有着极为殊胜的因缘。

  松赞林寺跟几位达赖喇嘛颇有法缘。它的建造便因“一切显密非一次修成,为使无垢之法源尖不断地惠及众生,使之圆满,特建此寺。”五世达赖剌嘛建寺前占卜求神所定寺址,神示日:“林木深幽现清泉,天降金鹜嬉其间”遂建于香格里拉佛屏山。1681年寺院竣工后,五世达赖亲自赐名“葛丹·松赞林寺”,意为三神游息之地,也称兜率天宫弥勒净土。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曾留下一首诗:“洁白的仙鹤,请把双羽借我。不到远处去飞,只到理塘就回。”他圆寂后,拉萨三大寺祈求卜依照此诗在理塘找到六世达赖认定的转世灵童(即七世达赖),遭到蒙古和硕特部藏王拉藏汗的迫害,于是灵童被僧人们护送至松赞林寺避难。在避难期间尚为灵童的格桑嘉措将牛奶奉于水源头,祈祷此水成为乳养育众生,此水由此成为“奶子河”。

  遐思间走完所有台阶,眼前便是扎仓大殿。金顶上双鹿听经这个典型的藏传佛教标志在夜色中格外庄严,象征世尊初转法轮,说苦、集、灭、道四谛之法度五比丘。《四十二章经》序言:“世尊成道已,作是思维:离欲寂静,是最为胜;住大禅定,降诸魔道。於野鹿苑中,转四谛法轮,度憍陈如等五人,而证道果。复有比丘所说诸疑,求佛进止。世尊教勅,一一开悟,合掌敬诺,而顺尊勅。”这是僧侣们集中课诵的地方,我进去的时候,看殿的小喇嘛正要关门,见有人朝拜,只好作罢。

  大殿很大,可以同时容纳几百人功课,但这会没有灯,也许是看殿的小喇嘛为了省电将灯全部关闭。不过佛前众多点亮的酥油灯足以让我看个大概,正中间供奉的是五世达赖像。我在拜垫前郑重地磕头,观想礼佛偈:“能礼所礼性空寂,感应道交难思议,我此道场如帝珠,十方如来涌现中,我身影现如来前,头面接足皈命礼。”如是三拜,起身后顺时针绕殿三圈,礼宗喀巴大师、弥勒佛、七世达赖铜像,每个佛像前放满了零钱,藏民每次去寺院拜佛前,都会揣一把厚厚的零钱,他们习惯在每一尊佛像前供奉自己的心愿,次次如此,他们每年转山、持咒、大拜、礼佛无比虔诚,虔诚得让人流泪,这是感动,也是法喜,这就是信仰。在离开大殿前,我把口袋里的钱一把掏出来放进功德箱,然后把门合上,悄然无声地离开。

  从扎仓大殿出来,还没有走十来步,暴雨说下就下,这雨下的速度让我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风吹来的砂子打在身上,等缓过神来全身已大雨被浇个通透,索性就更加不紧不慢地走。多年以后再度回想此心境,情不自禁的写下一首诗:

  《金刚为地,深冬雨雪》

  金刚为地,深冬雨雪

  中午打坐

  前世的道友正赤脚走过雪山

  背后

  南迦巴瓦的风声

  一阵阵,像低沉的咒语

  “要忘记自己

  在经声梵呗中的自己”

  大雨倾盆,你——为什么要避雨

  2016.12.06

  大雨大雨,大雨如注,天地如同莲花池一般。雨打在地面上,打在大殿顶上,打在僧舍里,打在树木上,打在护栏上,生起的水气如仙境让整个松赞林寺在浩渺中发光,仿佛是诸神在为寺院做一场无比盛大的煨桑,庄严无比。《妙法莲花经·序品》“今佛世尊欲说大法,雨大法雨,吹大法螺,击大法鼓,演大法义”。

  这场大雨,洗净我所有的尘垢,我在雨中走着,身体轻松,内心自在,在雨中,越往前走越发感到光明,那是心中的菩提种子在雨水中迅猛成长。

文章关键词: 松赞林寺 法雨普润 成长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